Menu

川青藏公路通车60年:聚焦天路上的守护者

2019年7月25日 0 Comment

  西藏那曲11月22日电 题:天路上的守护者

  作者 王林 李晓琳

  17日清早7点,青海五道梁的黑夜还未褪去,养路工敏玛已经开始了一天的事情。在广宽草原上,他的身影沿着公路缓慢挪动,呈现出一个橘红色圆点。

  35岁的敏玛是西藏那曲地区五道梁公路养护段68工区的养路工人,他主要的事情是守护这一区域的青藏公路和铁路。五道梁被世人称为“生命禁区的青藏高原和西部高山地区”,是从格尔木进藏的必由之路,地高天寒,长冬无夏。

  “我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义务等于看护好曲玛桥。”敏玛指向公路上的桥梁,谈话间呼出一团白色的雾气。

  事实上,青藏公路沿途有良多像敏玛这样的养路工,他们驻守在青藏公路边,看护这条世界上海拔最高、线路最长的柏油公路。

  青藏公路起于青海省西宁市,止于西藏自治区拉萨市,全长1937公里,全线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。青藏公路是目前通往西藏里程较短、路况最好的公路,自1954年建成后,一年四季通车,成为5条进藏线路中最繁忙的公路,承担着85%的进藏物资和90%的出藏物资的运输义务。

  青藏公路是繁忙也是寂寞的,行驶在路上的人们只是匆匆擦过,偶尔停留也只为捕获些许风光。记者的到来让敏玛感到兴奋,或许这偶然且短暂的相遇对他来说是这些天来最有趣的时光。

  “我特别喜欢这份事情,因为青藏公路在咱们心目中是神圣的。”敏玛不认为自己在这荒无人烟的草原里看守公路是件苦差事,“老一辈的养路工人材辛苦”。敏玛怙恃年轻时也是这条青藏公路的养护者,他继续怙恃的事业,是个地道的“路二代”。“我把生命放在这里了。”

  五道梁的清早冷风阵阵,没说几句话,记者已经被冻得发抖。“家里有炉子,进来取暖吧。”敏玛的家是立在路边的两间挪动板房,笼罩在茫茫大雾下,四周不任何人家。

  这是家吗?屋里只有两张钢丝床、一个炉子和几件简单的厨房用品。这不是家吗?屋里有正在做早饭的妻子和在襁褓里睡得苦涩的孩子,刚满两月。

  在这片雪域高原之上,公路有着非同一般的意思,它不仅是联络西藏与外界沟通的桥梁,更是维系汉藏民族情感的纽带。从修建那天起,就有有数人在为这条“天路”冷静付出,他们或是坚守、或是奔走、或是传承……

  青藏公路管理分局安多公路养护段17工区有23个职工,一半是女性,他们都是从怙恃那里接过修护这条公路的责任,承担起青藏公路33公里的养护义务和道路保险保障事情。“早上7点下班,早晨8点收工,哪里有损坏咱们就到哪去。”贡达瓦谈话的时分不停下手上的活,将一铁皮桶沥青浇到路面的坑洼里,冒起阵阵白烟。

  贡达瓦在道班事情已20余年,他见证了这些年来路面等级的普及和养护前提的改善。贡达瓦说,虽然在外人眼里看来并不是什么面子活,但这份职业的确给了他们满足和快乐。“怙恃那辈人真的是一铲一铲挖出来的,现在咱们有了挖掘机、拖拉机这些修路护路的器械,不便多了,以前不敢想。”

  虽然解脱了过去一人一铲、人背马驮的繁重劳动,但西藏公路养护前提仍相对于落后,许多事情只能靠人力完成,在海拔4700多米的安多做体力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就算对于当地人也是如此。“干活容易累,呼吸急促会头疼,年纪越大越明显,可路上的事也不克不及不论啊。”贡达瓦说,自己是在“路上”长大的孩子,对这条路有太深厚的感情。

  “你想让孩子继续你的事业吗?”贡达瓦听完笑道,“太苦了”,顿了一会又说,“如果他们愿意,我会支持”。(完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ietovisa.com